綠色經濟與“碳中和”戰略

2022年5月16日19:45:36 評論 31

文 / 孫繼榮

關于作者 | 孫繼榮:政府社會責任國際專家,可持續發展經濟學家,中歐工業4.0研究院首席顧問,前西門子亞太區總裁

碳中和的本質

在全球經濟綠色、低碳轉型的大趨勢下,國家提出碳中和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認識碳中和的本質和底層的邏輯十分重要。碳中和在本質上代表經濟發展去碳化的過程。也就是說,碳中和可被視為當前可持續經濟發展的一個主導方向,它將成為整個經濟系統、金融系統、產業和企業的主導性控制參量。

碳中和就是實現凈零排放,它包括減排的目標和減排的路徑。要構建和管理與時代相適應的可持續的、綠色經濟系統,就離不開這個主導性的參量,否則經濟發展就會失去根本優勢的方向,也在很大程度上失去未來的競爭力。為什么呢?我們所談的綠色經濟、綠色轉型是人類為應對空前嚴峻的氣候挑戰給出的答案,是面向未來并主導未來的理念。作為推動經濟繁榮的動力,它將全面融入經濟、金融和企業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換句話說,不僅過去的發展方式和過去的戰略不再適用,未來發展或增長的質量也將以新的方式來衡量,綠色、去碳化的程度必將成為評價質量的標尺。》》》點擊獲取在職博士招生簡章和資料

碳中和戰略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戰略,是綠色經濟發展戰略的有機組成部分。要把碳中和理念作為主導參量融入整個經濟系統和企業的治理和管理中,這實質上要求對經濟、金融、產業和企業進行系統性的綠色重構,并實現綠色投資、供給和綠色消費的綜合目標。

只有減少全球碳排放,到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即達到“凈零排放”,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才能不超過一定的閾值,地球的升溫才能在可控的范圍內,氣候危機對經濟社會和人類產生災難性的后果才能避免。既然主要是人類的經濟活動影響了氣候變化,那么全球就要基于人類的經濟活動找到應對這一挑戰的辦法,這就是加速推進碳中和進程、努力減緩并適應氣候變化。在這個意義上說,所有經濟活動的參與者均負有義不容辭的義務,主動而不是被動應對氣候變化,主動而不是被動參與經濟社會綠色轉型。

綠色經濟的特征

綠色經濟是與自然、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保持一致的國民經濟,是去碳化、資源有效、社會包容、面向創新的經濟增長。其特征具體表現在:

-避免向環境排放有害物和污染物;

-發展循環經濟;

-減少非再生資源利用;

-用可再生資源替代非再生資源;

-實現可再生能源供應;

-保持生物多樣性和維護生態服務功能。

綠色經濟表明,經濟發展已從追求數量轉變為追求質量,也意味著經濟發展在很大程度上不依賴于石化能源,經濟增長實現與碳排放脫鉤,并在預定的時間過渡達到碳中和,即實現凈零排放。反過來說,只要經濟增長與碳排放量成正相關或線性增加的關系,那么這樣的經濟就不可被認為是綠色經濟。

與此相應,未來衡量經濟的指標中,除GDP外,還將納入反映環境健康、國民健康和福祉的指標。傳統上,GDP常常是衡量經濟增長的唯一指標,高污染或高排放的產出也不可避免地被計入其中。盡管GDP數量增加了,但它卻并沒有表達出產出的質量。雖然如此,GDP并非不重要,問題在于,經濟增長不等于經濟發展,后者具有數量和質量的特征,它不能簡單地只用一個數字指標來衡量。GDP重要但不完整,除GDP數量指標之外,還應補充環境和社會方面的質量指標,碳中和就是補充生態環境方面的關鍵議題。》》》點擊獲取在職博士招生簡章和資料

在未來,不僅在宏觀層面衡量經濟的價值的標尺會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在微觀層面也會發生同樣的情況。企業是經濟的主體,企業從事的經濟活動的可持續性和參與方式將會變得十分重要,衡量企業價值和發展質量的標準和尺度也將隨之發生變化。與此相應,未來評價和衡量企業發展的不僅是利潤、市值等經濟數量指標,還會同時增加滿足環境、社會和治理標準(ESG,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要求的質量指標。過去單一的尺度將日益被綜合的ESG尺度所取代。

滿足環境、社會和治理的要求,即遵循ESG框架,將會成為全球通行的標準和普遍的實踐,特別是金融機構配置資產、發放債券,或是對企業的投資、融資等。ESG在引導綠色、包容、可持續發展中將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而應對氣候變化在ESG的議題中處于優先的地位。

綠色轉型成功的路徑

綠色經濟是根植于可持續發展理念的發展方案,同時也是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具體化,其中經濟和生態的關系處于核心的位置。但綠色經濟并不只是與生態相關,綠色轉型涉及經濟的各個部門,還包括處理其社會影響,例如公平、社會可承受、就業和人力發展等,它是一個多維度協同的概念。因此,成功實現綠色轉型的首要任務是要消除對綠色經濟的認知障礙,即不應把經濟和生態二者對立起來,而應作為相互促進,并全面創造經濟、環境和社會價值的機會。

綠色轉型是一個從宏觀到微觀全方位的變革,是對傳統的粗放式發展進行顛覆性、創造性的改變。在此過程中,我們需要參照國際可持續發展目標框架,同時必須遵照國家“十四五”規劃的目標,實施國家為應對氣候變化實現碳中和所提出的措施,結合發展水平、行業屬性和自身的現狀,積極主動構建可持續轉型的路線圖,包括制定戰略和措施、確定目標和選擇合理的路徑。

國際上有兩個最重要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框架,一是《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所確定的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二是《巴黎協定》所確定的把地球升溫控制在2攝氏度以下、最好控制在1.5攝氏度之內的目標。這是世界各國實現綠色經濟轉型,應對氣候變化,實現經濟繁榮、社會公平、生態可持續,以及開展國際合作共同的基礎,也是制定碳中和戰略目標的系統化參考框架。

綠色轉型需要首先明確優先重點領域,即那些對氣候變化有重大影響的領域。例如,從全球范圍來看,對溫室氣體排放量影響最大的部門包括工業制造、電力、農業、交通和建筑。雖然每個國家發展水平和經濟、產業、消費的結構不盡相同,但明確優先重點對實現應對氣候變化的自主貢獻具有戰略意義。

開啟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關鍵一步是設定碳中和的目標。要基于“碳盤查”建立數據基礎,考慮不同的地球升溫的情景下的“碳預算”,設定減排的路徑,要根據所選定的基準年,設定中期(比如到2030年)和長期(比如到2050年或2060年)應達到的減排目標。應當注意,中長期目標既是有力度的,又是可行的,而且二者必須是連貫一致的。為了使長期目標不至于落空,中期目標和措施必須是明確和具體的,為實現中期目標,短期引入的措施也必須合理有效。

碳中和需要合理選擇衡量減排量的單位。在實踐中,設定的減排目標有絕對目標和強度目標之分。絕對目標指的是以設定絕對減排,即減排的總量,作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例如,到2030年碳排放量減少20%。強度目標指的是相對于某種經濟產量減排的強度,如單位GDP或單位產量的碳排放強度。強度目標能反映減排的進展,但不能反映實際減排的物理量。因此,只有絕對目標才能提供國際、國內橫向和縱向相比較的基礎。

應當特別強調,綠色金融是綠色轉型的有機組成部分,也是實現綠色轉型的必要條件和重要工具。綠色金融指的是能產生環境效益以支持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投融資活動。在宏觀層面,利用公共政策,把投融資的資金引向綠色、可持續的活動和項目具有決定性的作用。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將普遍要求將ESG準則融入戰略和決策過程,作為投資組合、資產估值和開發金融產品的標準。推進綠色金融的基礎是必須對經濟活動進行規范化的分類,如綠色債券分類目錄,以具體表明投融資目標,為綠色經濟活動、對過渡性活動和有助于為綠色發展賦能的活動提供激勵和動力。

此外,在微觀層面,碳中和在企業不是一件孤立的事情。企業需要在可持續發展的框架下,基于科學的方法制定具體的綠色轉型或去碳化、碳中和的戰略和目標。首先,對自身的碳排放量進行盤查,選擇標準的管理工具,如溫室氣體排放體系(GHGProtocal)或ISO 14064管理體系,并參照國家對行業的要求、行業數據庫,根據企業自身的基礎和條件,確定可行的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和路徑。企業應聚焦核心業務環節,首先注重節能減排,設法采用可再生能源,減少企業內部活動碳排放,進而向價值鏈的上游或下游延伸。企業處于全球供應鏈生態系統中,因此必須與供應鏈伙伴協同合作,促進整個供應鏈實現去碳化。

對企業來說,綠色轉型意味著要把節能減排、去碳化和保護資源作為價值創造的條件,將這一理念貫穿到整個生產和管理過程中,融入從產品研發、產品制造到產品消費和循環利用的整個生命周期,實現企業全價值鏈可持續性轉型。

綠色增長是健康的經濟增長,以經濟增長與碳排放脫鉤為先決條件。綠色轉型需要時間,與碳脫鉤需要與之匹配的速度。只有在應對氣候變化總體的戰略的指引下,通過制定協調一致的措施,利用科學碳中和方法,比如參照科學碳目標倡議(SBTi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等建議,并采用有效的管理手段,持續改善和優化的過程,才會有助于實現綠色和增長的雙重目標。

綠色經濟的前景

綠色經濟在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中占據核心的地位,碳中和應對氣候變化已成為綠色增長的前提條件。為了實現氣候保護和綠色發展的雙重目標,必須在宏觀和微觀經濟層面實行系統的治理與管理范式轉變。碳中和與綠色增長不是相互對立,而是相互促進、互為因果的關系。氣候變化的不確定性預示著巨大的風險,實行科學的碳中和戰略是建立未來全球競爭優勢、創新實力和領導力前所未有的機會。》》》點擊獲取在職博士招生簡章和資料

當市場標準和規則朝著去碳化、低碳化、碳中和的方向發生變化時,粗放式的發展顯然不再有競爭力。除此之外,綠色經濟、低碳發展的模式也是防范氣候風險,提高經濟社會環境的韌性必不可少的措施。

一方面,氣候變化充滿不確定性,企業和公共社會將會面臨潛在的重大風險和損失。必須采用前瞻性的判斷并通過微觀審慎方法,管理當前的和未來可能發生的風險,其中包括物理風險、轉型風險、責任風險和信息披露風險等,它們具有不同的傳導方式,可能產生系統性的影響。

氣候變化和天氣事件可能對實體經濟造成巨大的物理損失,如干旱、洪水和風暴,以及海平面上升。這些事件會帶來直接的財產損失,更會產生后續的間接損失,例如對全球供應鏈的干擾。氣候變化也可能造成農業損失、勞動力和實體資產的低效運轉,而這些影響甚至會超越實體層面,造成更大的系統性風險,如經濟波動,生產效率降低,并增加主權違約的風險。

另一方面,我們也應當清楚地看到,碳中和應對氣候變化也是一個國家、一個企業前所未有的巨大機會。綠色經濟能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為人類健康的生活和福祉提供保障,并能促進綠色、包容性增長,引領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新模式。實現碳中和實現綠色經濟轉型的過程,就是在全球競爭的市場中以創新的方式創造價值、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的過程,也是塑造市場競爭力和領導力的機會。

在線申請

DBA報名學習入口